国内首起网购平台打假案上海开审:淘宝向售假

  文/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 陈琼珂

  淘宝店铺中销售的猫粮,竟然是掺杂了杂牌猫粮的假货。淘宝网一纸诉状将姚某告上法庭,要求姚某赔偿淘宝网265万元的损失并要求其公开道歉消除影响。

  4月25日,上海奉贤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淘宝网诉姚某服务合同纠纷一案。该案是国内首起网购平台打假案,奉贤区法院院长陆卫民担任审判长。

  淘宝:售假事实铁定,索赔265万赔偿

  2016年5月,皇誉宠物食品(上海)有限公司发现被告店铺销售“Royalcanin”猫粮存在假货的嫌疑,淘宝遂以“神秘购买”的方式购进名称为“法国皇家K36幼猫粮4-12月龄2KG宠物猫主粮”,购入价99元。收到货物后,淘宝转交给皇誉宠物食品(上海)有限公司进行鉴定。

  经鉴定,被告销售的商品验证码、二维码、包装都与权利人生产的商品相同,但包装底部有被划开又被高温融合的痕迹。经实验室对猫粮进行检测,检测结果显示与正品不符合,淘宝遂将相关线索移送上海警方,并于2016年8月立案侦查。

  法庭上,淘宝网指出被告售假事实经警方侦查已经铁定,依据双方签署的《淘宝服务协议》约定:“用户不得在淘宝平台上携手侵犯他人知识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的商品”及“用户的行为使淘宝或其关联公司遭受损失(包括自身的直接经济损失、商誉损失及对外支付的赔偿金、和解款、律师费、诉讼费等间接经济损失),用户应赔偿淘宝等关联公司上述全部损失。”向被告姚某索赔265万元并在媒体显要位置连续一周刊登声明,消除因恶意售假行为对原告声誉造成的影响及其他合理支出2万元。

  卖家:高额赔偿不合理,消除影响无依据

  被告姚某在庭审上提出,淘宝网单方面要求的265万赔偿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淘宝网无证据直接表明被告的行为给淘宝网带来直接损失的数额,且针对265万元损失的计算方式有争议。

  淘宝网根据上一年度平均每位活跃买家对中国零售平台的年度收入贡献,即184元/人乘以被告店铺购买过的淘宝会员数14421人,得出265万元损失。这种计算方式被告认为不合理,提出该数额是在会员皆为活跃会员的前提下得出。实际交易中也存在拍了不付款的、订购数量小或金额少的非活跃买家。被告还指出,售假时间很短,购买到假货的买家数量远远小于淘宝网提出的会员数。同时,被告针对淘宝网提出的184元/人的数据也提出质疑,淘宝网提出是“平台贡献度”,均摊到“宠物用品”上数额应更小。

  对于消除影响的要求,被告认为根据国内外报道以及工商总局披露对阿里的指导白皮书可知,淘宝网自成立以来一直存在售假现象。被告的售假的行为不会给淘宝带来巨大的声誉转变;淘宝网也没有因为被告的售假行为遭受第三方的负面评价,所以不存在消除影响的必要。

  据了解,当日奉贤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该院特邀监督员、涉案猫粮企业代表、媒体记者30余人旁听案件庭审,案件审理于4月25日上午结束,一审择期宣判。

  学者称店铺卖1件假货,阿里巴巴损失近4倍消费额

  本案被告姚某在淘宝平台上开店销售自己仿冒的名牌猫粮,经阿里巴巴和品牌方以“神秘抽检”方式筛查举报,被警方查扣。阿里巴巴近日以“违背平台不得售假约定,侵犯平台商誉”正式起诉姚某,索赔267万元。

  此案中,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市场学助理教授张凯夫的一份学术成果被作为证据提交法庭,发现消费者买到一件假货后,其在平台的消费额将下降近4倍,平台“背锅”,也是假货的受害者。

  阿里巴巴于2015年底成立平台治理部,今年3月,马云公开呼吁“像抓酒驾一样打假”。据淘宝方面称,目前平台治理部有2000多名员工专职负责打假,另有5000余名社会志愿者参与其中。

  阿里巴巴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表示,阿里巴巴除了自身打假、联合品牌权利人打假、向执法机关输送案件线索打假之外,也不放弃法律赋予的民事索赔,“要穷尽一切手段继续追杀假货分子”。

  郑俊芳表示,希望以这个案件为开端,通过持续不断地以法律手段向假货分子宣战,“我们追求的不仅仅是在这一件案件中得到法律支持、获得赔偿,更是希望引起公众的重视,在打假战役中实现社会共治。”

  不过一些网友也表示,目前在淘宝上仍然能找到各种假冒产品,甚至一些用户的手机淘宝首页推荐产品中,也有不少明显系假冒:“作为网络平台,也应承担起源头发现、审核的职责,不能完全‘甩锅’。”

  题图来源:新华社